新闻中心 NEWS

我国税收配合友人圈越来越大

  改革开放40年来,我国签订了大量税收协定及税收情况交换协定,真正发挥了税收在优化税收营商环境、促进贸易自由化与投资便利化方面的重要作用。当前,我国正加快构建前瞻性、系统性的国际税收策略,不断优化服务纳税人的营商环境,提升税收古代化的技能支撑水平,这将有助于推动“一带一路”建设连续健康发展,也必将推进国际税收事业更上一层楼——

  截至今年10月底,我国已对外正式签署109个税收协定(含内地与香港、澳门签署的税收安排,大陆与台湾签署的税收协议,统称“税收协定”),其中102个税收协定已生效实行,有效降落了“走出去”和“引进来”企业税收包袱。

  在11月29日中国国际税收研究会举办的“庆祝改革开放40周年”研究会上,众多专家学者纷纷表示,当前中国国际税收体系更趋完美,已步入发展新阶段。

  贸易自由投资便利

  1980年中国第一家中外合资企业成立,当年出台了《中外合资经营企业所得税法》和《个人所得税法》。1981年公布了《本国企业所得税法》,初步构建了涉外税制框架体系。1983年对外签订了第一个全面避免双重征税协定,即中日税收协定。1991年,中国颁布《中华公民共和国外商投资企业和本国企业所得税法》,为外商投资企业供应大幅税率优惠,对支付给外国投资者的股息免税。

  2001年,中国正式加入世界贸易组织(WTO),服务吸引外资与对外投资并重成为国际税收工作重点。2008年履行了新的统一的企业所得税法,全方位与国际提高税收制度接轨。2013年随着G20国际税收规则的新一轮调解,中国国际税收工作迈入新时代。

  中国国际税收研究会顾问王力表示,40年来中国国际税收走过了从发明条件、多予优惠、增强治理的涉外税收阶段,到服务“引进来”与“走出去”并重战略的国际税收发展阶段,再到助推构建开放型经济新体制的大国税收发展阶段。

  “不改革开放就不涉外税收的树立和国际税收的发展。”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央研究员倪红日说。

  近年来,我国一直扩展税收协议网络,服务对外开放。首都经济商业大学传授赵书博表现,税收协定有利于解决重复征税问题。改造开放40年来,我国签署了大批税收协定及税收情形交流协定,真正施展了税收在优化税收营商环境、增进贸易自在化与投资方便化方面的主要作用。

  “当前,中国国际税收与我国国际地位提升相匹配,具体表示在双边协定网络扩大并更有效履行;兼顾‘引进来’和‘走出去’;税基保险逐步牢固;介入国际规则制定;双边、多边国际合作有效开展。国际税收合作在促进生产因素有序流动、资源高效配置、市场深度融合等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。”中国国际税收研究会会长张志勇说。

  全面拓展合作网络

  据国家税务总局国际税务司副司长蒙玉英介绍,目前国家税务总局已同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(OECD)、国际货币基金组织(IMF)、联合国国际税务专家委员会等25个国际组织建破了周密合作关系。“我国还与包括‘一带一路’建设参与国家(地区)在内的120个国家(地区)税务主管当局建立了双边税收合作关联,基础笼罩了我国主要投资目的地跟投资来源地,为跨境投资发现了判断、有利的税收法律环境。”蒙玉英说。

  “改革开放40年来,国际税收事业发展适应了对外开放不同阶段的需要,持续完善的涉外税收制度、覆盖重要经济体的税收协议网络以及国际税收配合始终深刻等,为对外开放奠定了良好的税制基础,作为对外开放政策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发挥了不可调换的重要作用。”中国社科院财经策略研究院研究员张斌说。

  据先容,我国对包括“一带一路”相关国家和我国主要投资目标地在内的95个国家和地区,全面发展国别税收信息研究,在国家税务总局网站建立“一带一路”税收服务专题,公开发布81份国别投资税收指南,其中56份针对“一带一路”相关国家和地区,介绍有关国家和地区税收政策,提示对外投资税收危险,获得了纳税人和社会各界的普遍关注及好评。

  2018年5月份,“一带一路”税收合作会议在哈萨克斯坦首都阿斯塔纳召开。与会国代表结合宣布了《阿斯塔纳“一带一路”税收协作提倡》,开创了“一带一路”国度和地域税收对话新平台,为构建“一带一路”税收配合长效机制奠定了坚实基本。

  同时,我国还与金砖国家建立了税务局长会面机制,定期就加强税收多边合作等举行磋商。此外,与法国、加拿大、哈萨克斯坦等10多个国家签订了税务合作备忘录,有力推进了我国与重点国家在税收范畴的交流与合作。

  2017年6月份,包含中国在内的67个国家和地区政府代表共同签署了《实行税收协定相干措施以防止税基侵蚀和利润转移(BEPS)的多边公约》。这是国际税收历史上浓墨重彩的一笔,也是中国打算纳入国际税收管理体系的重要成果。

  “我国通过踊跃参加税收规则制定,参与G20框架下国际税收改革,主动引领‘一带一路’税收合作,广泛发展双边税务交换等,推动了中国国际税收加速走向国际舞台中心。”倪红日说。

  国际税收大有可为

  “改革开放推动了我国涉外税收起步,也使破法先行的理念在税收范围中得到充足体现和实现。改革开放推动了涉外税收到国际税收的发展,也使税收管理内容日益丰富,管理水平不断提升。当前,应加快税收立法体系建设,确保税收职能作用充分发挥。”上海市人大财经委副主任龚祖英说。

  从前,中国在发达国家牵头制定国际税收规则过程中缺少话语权。面对近年来国际税收规则新一轮重塑的重大机遇,我国踊跃自动走向国际舞台,发出中国声音,贡献中国智慧。

  张斌认为,面对经济寰球化进入新发展阶段带来的机会和挑战,未来国际税收事业要在推动“一带一路”建设,参加国际税收规矩制订,加强国际税收合作与协调等方面进一步深入推动,为构建对外开放新格局,构建“人类福气奇特体”发挥应有的作用。

  华侨大学财税研讨中心主任杨默如以为,40年来我国国际税收轨制对工业经济发挥着潜移默化的作用,与宏观政策和市场法令协调共振,与国内法律跟国际惯例循序接轨,取得了以下多少个方面显明功能。一是引导外资企业转型升级和各类企业高品德发展;二是促进寰球资源配置和产业结构优化;三是助力高新技巧企业成长;四是激励纳税人研发投入和自主翻新;五是推动现代服务业、数字经济等的蓬勃发展。同时,国际税收征管实际,也助力我国财税与产业政策朝着更公平、更古代、更进步的方向发展。

  吉林财经大学教养张巍认为,在国际税收面临深入变革的历史时刻,在构建人类运气独特体理念的领导下,构建前瞻性、系统性的国际税收战略,制定包容性“一带一路”国际税收和谐机制,优化服务纳税人的营商环境,晋升税收现代化的技术支持程度,将会有助于推动“一带一路”建设持续健康发展,也必将推动国际税收事业更上一层楼。(经济日报·中国经济网记者 董碧娟)